本期《澳門經貿之窗》訪問了多位學者,他們均認爲澳門旅遊業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影響,而透過將經濟重點轉移至連繫中國和葡語國家的金融服務上,可為澳門經濟適度多元注入新活力。他們表示,《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簡稱“CEPA”)或在經濟重心轉變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

據特區政府公佈的資料顯示,2020年第二季澳門經濟按年下跌了67.8%,主要是由於澳門經濟支柱之一的旅遊業錄得了首三季入境旅客人次按年減少86.7%。

澳門大學金融及商業經濟學系助理教授李振國預料:“出現V型反彈的可能性十分低。 ”

然而,透過經濟適度多元,學者們仍能從疫情帶來的陰霾中看到一絲光亮。澳門科技大學副校長暨商學院院長蘇育洲告訴本刊記者:“我們對此已經討論了很長時間。 ”

李振國亦表示認同,他回顧了2014年的經濟衰退如何促使澳門投資者透過CEPA推動了與中國內地的業務往來;他亦指出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簡稱“大灣區”)項目的啟動,澳門在內地的直接投資自2016年起開始反彈。

 

促進貿易

透過CEPA,降低了本澳企業進入中國內地特定產業的門檻,並可享有與當地國家實體同等的待遇。此舉讓葡語國家企業在進入中國市場時亦可享有同等權利,大大增加了他們來澳營商的吸引力。

CEPA由內地和澳門於2003年簽署,於2004年生效。隨後至2013年共簽訂了10個補充協議。CEPA的具體內容主要包括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和貿易投資便利化三個經貿領域。

中央政府承諾,自2006年1月1日起,內地對原產澳門且符合規定的進口貨物,全面實行零關稅。要取得零關稅進入內地資格,原產澳門的商品須符合CEPA有關原產地標準的規例,並附有描述該商品在澳門製造的原產地證明書。

2018年12月12日,中國內地和澳門簽署了《CEPA貨物貿易協議》,進一步豐富了CEPA的內容,就所有內地稅則號產品制定原產地標準及提供更靈活的原產地認定方法。

標準的優化為企業創造了更有利的條件,讓其享受關稅減免。藉由CEPA,澳門可鼓勵製造商進口葡語國家的原料並進行加工,再向內地市場銷售“澳門製造”的商品。

李振國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挑戰將促使澳門更著力於其他方面,以推動經濟發展,尤其是與葡語國家建立更緊密的聯繫。

澳門城市大學商學院院長區如實認為,CEPA可協助企業充分利用大灣區的優勢,並發揮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角色。

 

CEPA的優勢

蘇育洲指出,由於CEPA帶領澳門進入龐大的內地市場,澳門對CEPA的關注是經濟層面的。他說:“基礎經濟理論告訴我們,若特區政府推行激勵措施,如在這種零關稅的情況下,將可促進其他貿易業務。 ”

2004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間,澳門經濟局共簽發了6,657張CEPA原產地證書,當中5,837張已使用,涉及貨物總出口總值達11.2億澳門元(下同),豁免稅款約7,600萬元。

區如實指出,一些葡語國家的企業家仍未充分理解CEPA的優勢,而澳門的企業家已率先採用了。他向本刊記者介紹:“這些企業家大多是駐澳商人,當中包括一些已經充分了解CEPA優勢的雙語人士。 ”所指的是精通中文和葡語的雙語企業家。

澳門商人史力强領導的查里斯通咖啡有限公司,是其中一家利用CEPA優勢的本地企業。該公司向一家合資企業投資了約2,000萬港元,加工生產來自東帝汶的有機咖啡。

本澳其中一家綜合度假村選用了查里斯通旗下的咖啡品牌Café Dilly,並提供予入住該綜合度假村的客人享用。該公司計劃以大灣區為起點,向中國內地市場銷售其咖啡產品。

李振國認為:“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但僅靠製造業活動無法為經濟帶來足夠的現金流。 ”

區如實則表示,貿易商品的邊際附加值相對較小,因此澳門應設法擴大貿易範圍,將服務和解決方案納入其中。

內地和澳門亦簽署了《〈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關於內地在廣東與澳門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的協議》,進一步實現粵澳兩地的服務貿易自由化。2019年11月20日,雙方代表簽署《關於修訂〈CEPA服務貿易協議〉的協議》,以期推動雙邊貿易。修訂協議進一步降低了澳門企業進入內地市場的門檻,放寬了限制,並制定了多項在粵港澳大灣區先行先試的開放措施。

 

擴展服務

在世界貿易組織服務貿易分類標準160個部門中,中國內地對澳門開放的服務貿易部門多達153個。金融服務市場是內地向澳門企業開放的市場之一,範圍涵蓋會計、保險、銀行業務以及證券和期貨交易等業務。澳門經濟局迄今共發出了826張《澳門服務提供者證明書》。

蘇育洲表示,如果澳門試圖與香港或深圳等鄰近重要金融中心競爭,可能需要奮力掙扎。然而,透過探尋“獨一無二的小眾市場”,例如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商業金融服務,澳門或有機會發展為“小而美”的金融中心。他相信,發展金融業是澳門充分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的其中一個可行途徑。他稱:“在某種程度上,這也是我的夢想。 ”

李振國認同澳門可以利用資本的流動性發展金融服務業,與香港及大灣區其他內地城市的金融服務業互補,同時支持整個中國內地的發展。

作為澳門金融管理局諮詢委員會成員之一的蘇育洲表示,建立債券市場是其中一個可行方法,而澳門金融管理局已在研究其可能性。

蘇育洲指出,短期來看,這類市場將為澳門部分大型企業打開一個融資渠道,繼而為大灣區企業處理債務融資發行事宜,以及為“一帶一路”倡議的組成項目,尤其是為葡語國家企業,提供債務融資服務。

李振國認為,澳門可以走得更遠,並向企業提供專業的諮詢和數據服務。例如,澳門企業可以通過發展商業評級、審查股東政治背景及公司財務結構等服務協助潛在投資者。他認為,由於來自中國內地和葡語國家的中小型企業,缺乏自行進行上述研究的資源,所以他們將會成為使用這類高附加值服務的主要客戶。

蘇育洲表示,要提供有關服務,澳門所需的不僅僅是筆譯和口譯人員,更需要具有專業知識和經驗的雙語專業人員,例如律師和會計師。

MI77-p12

MI77-p13

MI77-p14a

澳門科技大學副校長暨商學院院長蘇育洲

MI77-p14b

澳門大學金融及商業經濟學系助理教授李振國

MI77-p14c

澳門城市大學商學院院長區如實

MI77-p15

MI77-p16a

MI77-p16b

CEPA可協助企業充分利用粵港澳大灣區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