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74-p22

談澳門發展智慧城市的工作

專訪科學技術發展基金行政委員會主席馬志毅

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在《2016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首次提出發展大數據以配合智慧城市的發展方向。同年發表的《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 ‬2020‭ ‬年‭)‬》更把本澳發展智慧城市的定位與國家「十三五」規劃的大數據戰略接軌。

澳門特別行政區科學技術發展基金行政委員會主席馬志毅博士接受今期《澳門經貿之窗》專訪,特別就交通、醫療及教育方面,分享澳門推動智慧城市的進程。

首先,何謂智慧城市?

智慧城市的定義是以先進科技(包括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提升城市服務的功能,達至以人為本,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澳門如何在交通方面體現智慧城市的建設?

由於智慧交通的實施必須依靠交通數據,澳門正在與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阿里雲合作,構建一套雲端計算系統及大數據平台。為收集足夠交通數據,澳門正致力優化配置智慧交通燈,實時監測汽車流量,用圖像分析及雲計算,改善對路口交通運作的情況。智慧交通燈亦可優化交通調度,例如在出現突發事故時,智慧交通燈所收集的數據進行緊急調配,更妥善地把警力及交通指揮資源投放在發生意外的地點。

除此之外,大數據能夠更有效優化配置公共交通網絡。現時運作的交通手機應用程式已經可以透過巴士上的全球定位系統獲取巴士實時位置。下一步則是在巴士上落客位置安裝實時高清鏡頭,獲取實時載客量資料。這些數據除了令巴士路線調度有數據支撐之外,同時讓乘客能預知即將到站的巴士是否載滿。除了巴士,澳門亦計劃在其他公交也裝上全球定位系統,旨在收集一套交通數據,以便更準確預測道路擠擁指數。

另外,交通事務局正在推廣智能泊車。現時部分停車場車位的餘額數目已經顯示在重要馬路上。下一步希望做到在泊車咪錶位置也有顯示空置數目,加強優化道路泊車系統。

在智慧路燈方面,由於本澳現正在過渡到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5G)時代,智慧路燈可以承載5G機站,將來更可支援空氣探測及噪音收集功能。但智慧路燈還在發展階段,因為要大規模安裝智慧路燈仍存在問題。例如,現時澳門的燈柱早上都沒有電力供應,市內測試中的智慧路燈都需要配置電池,令操作不穩定。

MI74-p23

澳門特區政府正加大力度建設智慧城市

教育在推動澳門發展智慧城市扮演著甚麼角色?

為推行智慧城市的教育,澳門大學現設有國家級智慧城市實驗室,專門研究物聯網架構,對智慧城市發展相當重要。除此之外,澳門大學有很多學系都設有專門的大數據課程,把大數據的應用融入不同的學科領域。

另外,有鑑於2017年的颱風「天鴿」對澳門造成的影響,澳門政府投放了大量資源給各所大學進行研究,以提高災害應變能力。例如,澳門城市大學的智慧城市實驗室正在建造一個覆蓋全澳的城市數碼立體模型,包括大廈數目、每幢大廈的單位數目及面積的數據。該系統主要針對水浸區域,收集了澳門每條街道的坐標數據,包括海拔標高,能夠計算並預測當天文大潮襲時澳門將會出現水浸的地方。

而澳門在智慧醫療的領域進度又如何?

在醫療方面,澳門政府正在建立醫療大數據平台,針對健康管理,例如長期病患者的用藥資料、身體狀況水平等,以建立健康管理平台。目的除了方便市民之餘,更能預測突發性的傳染病發生。但由於醫療問題比較敏感,涉及病患者的身體狀況,在澳門的使用率仍然偏低。現在澳門提供不同醫院的病歷互通,但使用量不高,2018年約有二萬人申請。由於現在可以到自助站申請,相信使用量將會有所提高。

MI74-p24-25

澳門現正發展智慧交通燈系統

澳門在建設智慧城市遇到甚麼困難?

澳門現時缺乏的是政府數據的公開獲取。由於政府是數據的擁有者,但不是數據的使用者,如何將政府數據逐步公開化仍存在信息不對稱的問題。例如,現在每個路口都有監察汽車流量數據,卻沒有公開。一來涉及私隱問題,二來不確定公開數據是否有用。加上,由於個人私穩問題,政府數據需要經過很多匿名化處理,公開的數據卻未必符合業界所需。而且政府數據的公開還需要數據接口的配合,讓業界只要擁有相對應的應用程式或網站在後台對接,所需數據將自動更新及傳遞。

那個城市在建設智慧城市表現最為突出?

巴塞隆拿的表現比較出眾。除了每年的國際智慧城市展覽及獎項外,當地的智慧交通具參考價值,更是世界上最早透過全球定位系統作智能巴士路線規劃的其中一個城市。另外,巴塞隆拿的垃圾處理亦做得相當好,例如垃圾箱都設有數據探測器,能夠更妥善規劃垃圾車的時間及路線。

在智慧城市項目管理及相關組織架構方面,巴塞隆拿亦在全球佔領先地位。當地政府設立專責智慧城市的部門,領導其下設的多個智慧城市工作部門。而澳門採用委員會的形式推動,執行力度未夠強,特別在預算方面。希望將來有智慧城市統一的專項預算。

推動智慧城市如何鞏固澳門在大灣區的角色?

澳門正著手推動大灣區智慧城市的共性指標。在智慧城市的指標體系方面,內地有很多硬性指標,例如有多少支智慧路燈等;反觀澳門的指標則傾向軟性,例如出入境人口的資料。因此我們需要探討大灣區內城市智慧化的可比性,建立共通的指標。

另外,計劃未來可以把數據開放給其他灣區城市。最近期的例子可參考港珠澳大橋的珠澳口岸實行「合作檢查,一次放行」方式,背後其實就是數據共享。將來希望把數據的流動方式擴展到不同領域。例如,幫助澳門居民在大灣區繳交賬單,這需要套取款項人戶口資料以及內地服務供應商資料再進行對接。因此我們正努力推進灣區各市數據的互聯互通。

MI74-p26

「我們正努力推進灣區各市數據的互聯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