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72-P12

隨著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交流合作日趨頻繁,葡語學習再次成為澳門熱門討論的話題。

「葡語教育在澳門公立和私立高等教育體系中均有擴展。」澳門城市大學葡語語言文化系前主任羅世賢接受《澳門經貿之窗》訪問時表示。他補充,澳門擁有良好經濟條件,為培訓三語翻譯人員(漢語,葡語及英語)提供良好環境。

「未來最重要的經濟和商業合作將集中在中小企上,因為他們缺乏大企業的物流和中介優勢。而中小企佔中國及葡語國家經濟體的九成以上。」羅世賢說。

他認為中國了解與葡語國家加強經貿合作的重要性。中國海關總署資料顯示,2017年中國與葡語國家進出口商品同比增長了29.4%。「中央政府相信葡語教育和掌握對『一帶一路』的發展具戰略價值,就像葡語國家將從這種合作中將在經濟和社會發展受益一樣。」

MI72-P13a

「未來最重要的經濟和商業合作將集中在中小企上,因為中小企佔中國及葡語國家經濟體的九成以上。」 澳門城市大學葡語語言文化系前主任羅世賢

MI72-P13b

澳門擁有良好經濟條件,為培訓三語翻譯人員(漢語,葡語及英語)提供良好環境

打破語言隔閡

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不斷擴大的聯繫,鼓勵了更多來自葡語國家的學生到澳門學習漢語。來自巴西的澳門理工學院國際漢語教育(非漢語母語方向)系二年級生Bruno Locatelli就是其中之一。

「我把主修科目由工程學改為漢語學習,因為對巴西人來說,我意識到學習漢語的重要性。」Locatelli說。「在我生活的地方,很多公司都與中國有貿易往來,他們需要會說漢語,英語及葡萄牙語的專才。」

澳門理工學院語言暨翻譯高等學校校長韓麗麗表示,以往只有公立學校提供葡語教育,這意味着對雙語教師的需求將會越來越大。

有見及此,該學院的課程當中包括兩個中/葡和中/英的翻譯和口譯課程,以及兩個漢語和葡語的教育課程,都建基於成效為本的教學模式,旨在培育學生成為教育工作者、翻譯和口譯人員。韓博士指出,市場對這些行業的需求量大至前所未見。

「現時,市場上需要200個翻譯人員。」她解釋道,「他們既要同時擔任口譯和筆譯,亦需做到中葡/葡中翻譯。在全球對翻譯人員的要求而言,這是非常高的標準,因為即使以歐洲的標準來看,翻譯員只要把外語翻譯到母語便可。」

MI72-P14a

「以往只有公立學校提供葡語教育,這意味着對雙語教師的需求將會越來越大。」 澳門理工學院語言暨翻譯高等學校校長 韓麗麗

這種以市場為導向的教學方針,旨在確保學生畢業後可以順利投身教育、筆譯及口譯等相關行業。 她指出:「例如, 在葡語課程裏,由於很多學生是以成為葡語老師為目標,所以我們加入很多文化培訓課程,並且由以葡語為母語的教授執教;而在中葡翻譯的課程就會安排在口音及翻譯領域比較有經驗的老師。」

雖然澳門教育機構在雙語教育已經作出不少努力,但羅世賢認為澳門的葡語教學表現並「未如理想」。

他指出,「在葡語教育中,不論教學的科學和內容知識、講授法、教學技巧和方法方面,都仍有進步空間。」

MI72-P15

「在多元文化環境下長大的孩子,往往五、六歲時已經可以同時掌握三種語言,並能夠輕易在各種語言之間切換。」 澳門大學人文學院葡語系副教授及中葡雙語教學暨培訓中心主任

MI72-P14b

雙語學習宜早開始

要培育真正的雙語能力,指的是兩種語言均達母語程度,越早學習,越見成效。澳門大學人文學院葡語系副教授及中葡雙語教學暨培訓中心主任Ana Margarida Belem Nunes在她一名碩士學生的論文中,透過對一群在東莞皮革工廠工作的巴西籍員工進行研究,探討雙語兒童如何應對多元文化和語言。

「我們發現這群巴西籍員工的孩子是構建當地社會的一部分。」她說:「通常居住在東莞的巴西家庭會將孩子送到國際學校,讓孩子們可以同時學習漢、英、葡三語。在多元文化環境下長大的孩子, 往往五、六歲時已經可以同時掌握三種語言,並能夠輕易在各種語言之間切換。」

儘管如此,成年後掌握一門外語,例如葡語,並非沒有可能,尤其在澳門,一個幾乎在所有生活層面上都可以找到葡語的城市。

高潔是澳門理工學院中葡/葡中翻譯學士學位課程(夜間)二年級學生。在課堂以外, 她培養了閱讀葡語報紙的興趣。「我發現一些葡萄牙新聞很有趣,也很有幫助。但當然平時溫習功課也是必需的。」

由於本身對葡語的興趣,高潔利用下班後的時間進修一門她認為有助事業發展的外語。「我相信學習葡語可以為我在澳門的事業帶來更多機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