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的迷紅酒 文化和市場

澳 門的紅酒文化,早已隨葡萄牙人的東來,在一般平民的食肆中普及,並深入民心。這是澳門獨特的歷史背景所造就的小城中西共融的文化特色,當中以飲食文化尤為突出,酒文化便是其中重要的一章。

葡式餐館及大量葡藉人士在澳門定居,令葡國酒能夠成功打入澳門市場。除了地緣關係,葡國酒受歡迎的另一主因是具競爭力的市場價格,回歸前,葡國酒享有關稅優惠,而且本身的出口價也遠比法國等地的紅酒價廉。雖然論國際上的知名度,大多數人只會想起葡國的砵酒(Port),法國的紅酒名氣較大,但葡國酒實而不華、往往有令人驚喜的優點,這是葡國酒在澳門市場歷久不衰的主因。

獨特的葡萄酒文化

根據二零零五年澳門進口葡萄酒排行榜,若以進口量計,葡國酒依然高居首位,超過55萬公升,是法國酒(約18萬公升)的三倍,瓜分本地市場一半以上。當然,以價錢比算,法國酒的身價則遙遙領先一大截,澳門人一年便花了9,000萬買法國酒喝;葡國酒則便宜多了,盛惠1,900多萬。九千與千九,分別可見一斑。

近年美國加州、澳大利亞、南非、阿根廷和智利等產區日臻成熟,種植葡萄和釀酒技術經過不斷改良,已開始在國際市場上建立品牌,成為不少飲家的新寵,其中特別鍾情同是來自拉美的阿根廷和智利。紅酒是僅次於足球和探戈、阿根廷人最引以自豪的「國粹」,以又平又好而著稱。或許是土壤的關係,阿根廷和智利紅酒的總體感覺是帶上拉丁民族的硬朗、熱情奔放和一點神秘感,令人躍躍欲試。從果香濃度、酒體豐厚、餘韻綿長三個角度而言,常有不俗的效果。

在澳門,美國、澳洲和南非紅酒在餐廳和超市貨架上常列於精選推介名單,早為人所熟悉。與二零零四年相比,零五年的美國紅酒進口量穩步上升超過三成,南非酒也有4.3%的增長,澳洲酒則走勢放緩,進口量下調一成左右。相對而言,悄悄在市場上站穩腳跟的智利酒已打入十強之列,進口量比南非酒高出一倍。而近年才引入的阿根廷紅酒,已開始獲得不少本地飲家垂青,雖然在市場所佔的份額較少,年進口量不過2,000公升,但短短一年增幅已高達一倍半。令人注目的是,國產紅酒同比增長超過五成,可見內地紅酒也有一批忠實的捧場客。

飲食業是經濟的寒暑表,對酒商而言,更是如此。澳門博彩業開放,激活經濟的效應逐漸顯現,新博彩娛樂場所帶來的一群高消費客源,以及整體投資信心增強,不少中、高檔餐廳把握時機陸續開業,為本地紅酒市場打開一片新天地。

紅酒文化帶動的潛在市場

零五年澳門進口葡萄酒996,450公升,涉及金額超過1.2億澳門元,比零四年增長超過兩成。經營洋酒業務多年,身兼澳門百貨辦館業商會常務副會長梁穎秀表示,無論是博彩旅遊業還是會展業,都需要優質的飲食服務配套,美酒配佳餚,已是生活中不可分割的藝術搭配。近年澳門經濟向好,確為酒商注入一支強心針,對葡萄酒的需求不但反映在數量上,而且在品種選擇方面,也要求更多元化。近年澳門紅酒市場透過超市等零售網絡,變得更普及和大眾化,顯示各階層的消費者對紅酒接受程度頗高。除了一貫經營的批發業務,她經營的好時行在酒店內開設專門店,積極開拓散客市場。

這個構想以澳門為根據地,而且多年前已進駐內地市場,主攻洋酒和葡萄酒。飲紅酒在內地已成為一種時尚,受年青中產一族追捧。梁穎秀並不擔心這股熱潮來去匆匆,相信內地市場大有可為,並舉了一個很生動的例子。九十年代她在內地出席一個晚宴,座上十多位賓客中有人喝茅台,有人喝啤酒,環顧四周只她一人點紅酒,但十年後,同一班朋友再聚在一起時,全部人在飯桌上已高舉紅酒杯。梁穎秀認為,內地不少人鍾情葡萄酒,可是認識不深,未懂得選擇好的產區和醇度,有關葡葡酒的專門知識需要慢慢推廣和普及。

梁穎秀表示,作為投資者,進軍內地市場的頭痛之處並不是與眾多內地名酒競爭,亦不是如何打響品牌或建立銷售網絡,而是入門第一關,為紅酒辦理註冊手續。根據內地相關規定,為確保產品安全,進口紅酒的標籤上必須詳細列明成份、有效日期等資料,即使是同一酒莊同一系列的出品亦要分開登記,辦理申請手續往往需要一年時間,直接局限了引進紅酒的種類,好像貯放期只有兩、三個月的新酒便無法應市。相對而言,澳門的進口程序已成熟及簡化得多。面對更多的選擇,最大得益者還是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