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據世界貿易組織(WTO) 《紡織品及成衣協定》 (Agreement of Textiles & Clothing, ATC)規定,全球紡織品貿易自1995年起以漸進方式於10年內回歸自由貿易,因而從2005年1月1日起,全球的紡織品配額將全面取消。自此,長達40年的配額管理體制將完成歷史使命,全球紡織品貿易也將回歸自由貿易體制,實現一體化,澳門的成衣紡織業也將面臨一個嶄新的局面。

配額取消,獲益者眾
全球配額制度的取消,將使眾多本受限制的發展中國家的貿易狀況獲得較大幅度的改善,全球成衣紡織品貿易競爭必將更加激烈,成衣紡織品出口價格也將導致整體下滑,消費者將真正獲得自由貿易的好處,全球經濟福利也將迅速增長。

按照世界貿易組織 (WTO)在2004年有關紡織品及成衣協定後全球紡品市場情況的報告1中指出,在歐盟依據ATC規定解除配額限制後,中國大陸、印度等被認為最大受惠國。對於兩國的紡織品,在歐盟進口市場的佔有率,將分別由配額解除前的10%和9%上升至12%和11%。此外,在成衣部分,兩國產品在歐盟進口市場佔有率變化更為明顯,將分別由原來的18%和6%增加至29%和9%。再看美加市場,WTO報告還指出,ATC到期後,中國輸往該地區的紡織品佔其進口市場佔有率將增加大約50%,即由11%上升至18%。另外在成衣進口市場的變化將更為驚人,估計將佔據過半美加進口市場,將為解除配額前16%的3倍。印度輸美加成衣在美加進口市場佔有率,也將由4%上升至15%。然而,一些非洲國家及墨西哥佔有率卻在大幅度下降,衰退幅度將近70%。在多數人眼中,中國應該是配額取消的最大贏家。

配額取消,競爭愈烈
事實上,面對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紡織品生產商近年的崛起,也著實令一些國家憂心忡忡,並且採取相應措施以保護自己固有的利益。首先,作為全球最大成衣入口國的美國,其紡織品製造商,也自 2004年10月8日起,以受到中國大陸紡織品進口激增威脅為由,陸續向美國商務部紡織品協定執行委員會﹝CITA﹞提出對中國大陸輸美12類紡織品,採取特別防衛措施的申請。其次,土耳其出於對自己市場份額急劇下降的擔心,於2004年12月23日發表公告,向世貿組織提出對中國大陸42個類別的成衣紡織品採取特別防衛措施的申請。

同樣,在以符合WTO規定的前提下,歐盟也特別針對自中國大陸進出口的棉紗、棉及合成纖維棉梭織物、成衣與配件等8大類紡品採取規定進口商必須申請許可證後,方可進口的措施。

儘管中國由2005年1月1日起為期3年,對出口的外衣、裙子、襯衫、褲子、睡衣、內衣等6大類別共計148個成衣稅號商品,採取從量計征方式加征出口關稅的過渡性措施,平均稅賦水平達到1.3%2。但對此措施,歐美業者依然認為對減輕美國紡織品製造業所受衝擊有限。而且這一措施可能加速中國紡織產業朝向高附加值與高品質領域轉型,如此反將不利歐美現有紡織行業的競爭。

此外,據業界預測,在配額取消後,各主要進口國國內產業將會提出更多對進口品採取反傾銷、防衛措施,或加強勞工人權標準,社會責任,環保標準和海關行政程式等手段,而作為頗具國際競爭力的中國成衣紡織品將首當其衝。

澳門業界,優勢為何
配額制度取消以後,澳門紡織成衣業對本地廠商影響最顯然的,就是工廠今後在生產接單經營上,將同樣面對全球紡織及成衣產品價格下降之壓力。

然而,根據統計局最新公佈,今年一月澳門總出口貨值較去年同月上升8%,為14.8億元。一月本澳出口貨值中,紡織品及成衣類別佔總出口77.7%,其貨值較去年同期上升7.3%。歐美依然是本澳出口的主要市場,共佔總出口貨值的64.7%。可見雖然自一月起開始,配額制將全面取消,澳門成衣紡織產業並未受預期般衝擊。

究其原因,主要在於:
1•內地開徵紡織品出口稅,將拉近澳門與內地貨品在國際市場的價格,澳門的成衣紡織品依然具有吸引力。正如澳門廠商在內地設生產線的貨品出口到美國也同樣面臨著承擔額外稅負,更主要的是業界擔心美國可能對中國出口產品採取限制措施,因而市場觀望氣氛始終濃厚。據估計,本澳多數針對美國市場的成衣生產廠商還將繼續把生產線留在澳門,在未來一段時間暫不會出現大批轉移到內地的情況。

2•作為歐美入口商或買家,預測美國將對中國貿易實施限制,存在不明朗因素,為避免自身訂單在生產付運上有所延誤,以及隨時可能成為配額取消後,中美紡品貿易爭拗下的犧牲品,早已要求其生產商利用港澳作為生產出口地,在此情況下,本地成衣紡織業來單有較好的表現。早於去年年末,就有不少廠商反映生產已排期至今年5月或6月。

3•配額制的取消,將對澳門中低檔服裝生產衝擊會比較大,需要走高檔次路線是必由之路。面對全球化的競爭對手,澳門成衣紡織業廠商深知自身生產成本無法與印尼、越南、柬埔寨等地競爭。因而,幾年來,在生產力提升策略上已經有所調整,部分廠商更在加工程式、產品檔次方面有較大程度的提升,自身的競爭力也在不斷加強,並且也慢慢地開始由密集勞動力型向高科技、高檔次產品轉化,由中低檔服裝生產轉到高檔成衣產品的生產上,在電子化程度、小額訂單、複雜款式、設計和交貨時間短等快速回應方面也做得越來越好,很多國際買家對澳門廠家充滿信心。此外,澳門廠商的另一競爭力還在於,對比在內地設生產線的廠家,業界中有很多已符合人權審查標準。

4•另外,在“內地與澳門更緊密經貿關係﹝CEPA﹞”實施的利好因素下,本地製衣業仍然具有明朗的發展空間。雖然現時最大的成衣紡織品市場在美國,但是中國人口眾多,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國人的可支配收入還將繼續增加,對中高檔的成衣紡織產品需求潛力異常巨大。對於龐大的中國市場,各國成衣紡織廠商非常看好,如何在這一難以估量的潛在市場上搶佔一席之地,早已被各國行家提上議事日程。此時,如能擅用CEPA給予的零關稅等優越條件,必將促使各國及本澳廠商順利拓展內地廣闊的市場。

5•在跨境工業區的有利政策引導下,澳門成衣紡織業發展面臨的“瓶頸”問題有望突破。珠澳跨境工業區於2003年12月5日經國務院批准設立,首期面積0.4平方公里,其中珠海園區面積0.29平方公里,澳門園區面積0.11平方公里,兩個園區之間開設專門口岸通道連接,以發展工業為主,兼顧物流、中轉貿易、產品展銷等功能。

工業區的設置,使得澳門業界可以可以享受內地的低成本和人才優勢,採取境外加工形式(OPA)。如此有利於緩解澳門人力資源不足,並且使內地園區廠商也能同時享受澳門零關稅和國際市場運營上的優勢。

按照規劃,珠澳跨工區的功能定位為粵澳經濟深層合作的實驗區、新型工業化的示範區、現代物流展銷區和自由貿易試點區。如此,方便的物流和交通運輸,將進一步改善本澳工人的就業問題,這對維持部分廠商和工人的發展空間甚有幫助。

後語
配額取消後,競爭更趨激烈,對本地成衣業界來說,可謂是機遇與挑戰並存。競爭需要頑強的實力,然而,憑藉自身如自由港、OPA、靈活的輸入外勞政策、低稅收等比較優勢,對內繼續加強品質控制及人員培訓(包括基層車間工人及管理人員),走高產值、快速回應的生產路線,不斷提高客戶關係管理能力,積極滿足國際客戶有關環保、人權,以至社會責任等多方面的訴求;對外與內地成衣紡織業界一起,優勢互補,加強合作,不斷拓展內地市場。澳門的成衣紡織業將保持持續發展和增長,並繼續為本澳經濟多元化發揮作用。

注釋:
1•“The Global Textile and Clothing Industry post the Agreement on Textiles and Clothing”, Hildegumm Kyvik Nordas, Discussion Paper No. 5, WTO.

2•“中國加徵紡織品服裝出口關稅”,中國服裝協會, http://www.cnga.org.cn/zhuanti/china.asp
“China announced that it has started to levy an export tax on textiles and clothing”,China National Garment Association,http://www.cnga.org.cn/zhuanti/china.asp.

撰寫:本局研究暨資料處